平凉市卫生监督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执法案例

某医院未依法履行传染病疫情报告案

 

供稿单位:
供稿时间:2017-07-14
访问次数:

【案情介绍】
   2013年12月12日,某市卫生监督所接到投诉举报,举报某医院2011年7月至2013年上半年非法收治结核病患者。某市卫生监督所立即成立的调查小组,赴某医院调查了2011年7月份至2013年7月份的所有患者住院病例共3198份,从中筛选出600例肺炎(广义)病例。于12月18日,通过某市结核医院两名专家的协助调查,在这600例肺炎(广义)病例中,进一步筛选出2份确诊为肺结核的病例,5份疑似肺结核病例。经初步审查,上述违法事实有询问笔录(2012年12月20日)、某医院住院病历复印件7份(2份确诊、5份疑似)、病志调查筛选过程照片 10张、7份病例名单为证。
某医院在明知收治的患者中有新发的结核病患者和疑似患者而未履行疫情报告义务,未进行转诊,其行为违反了《结核病防治管理办法》第九条“非结核病定点医疗机构在结核病防治工作中履行以下职责:(一)指定内设职能科室和人员负责结核病疫情的报告;(二)负责结核病患者和疑似患者的转诊工作”的规定,某市卫生行政部门依据《结核病防治管理办法》第三十六条“医疗机构违反本办法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县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给予警告;造成肺结核传播、流行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未按照规定报告肺结核疫情,或者隐瞒、谎报、缓报肺结核疫情的;(二)非结核病定点医疗机构发现确诊或者疑似肺结核患者,未按照规定进行转诊的”,责令立即改正违法行为,作出给予警告的行政处罚。

【案件评析】
1.多业务科室协调配合,借助结核病医院专家力量展开系统调查。
2013年12月12日经某市卫生监督所领导主持协调稽查科、传染病科、医疗市场科和法规科共同讨论研究查办这起举报案件,先期制定调查方案、成立案件调查小组。在查看病志3198本,筛选出600例诊断(病例首页注明)为肺炎(广义)的病历后,邀请某市结核医院两名资深结核病专家参与对某医院的深入调查。最终从被封存的病例中进一步挑选出7份结核病案例,为后期的询问笔录制作、处罚依据的界定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2.本案违法事实清楚,处罚裁量适当。
经现场核查、筛选病例、询问医院相关负责人发现,2011年7月份至2013年7月份的所有患者住院病例中有7例特殊病例,其中2例被确诊为肺结核、5例认定为疑似结核(确诊理由:在病例中有本院出具的结核诊断,并有治疗结核的用药;疑似理由:在某市中医院做的CT片描述中有结核病的病症,但在该医院的CT片中未有)。经询问医院相关责任人,也证实了该院不是结核定点医疗机构,在得知住院患者甲某、乙某为确诊结核病患者,患者丙某、丁某为疑似结核病患者后,未履行结核病疫情报告义务,未为患者转诊,但未造成肺结核传播、流行或者其他严重后果。依据《结核病防治管理办法》第三十六条第(一)、(二)项责令某医院立即改正违法行为,给予警告的行政处罚,符合法定要求、裁量适当。
3.取证程序合法,排查筛选方法得当。
在本案的调查取证阶段,对于所涉病例的调查、筛选、汇总,整个过程卫生监督员能够依法有序开展,在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经卫生行政部门负责人的审批,决定对所涉病例进行先行登记保存。经向医院相关工作人员出示证件,下达《证据先行登记保存决定书》和《证据先行保存登记处理决定书》,填写封条、正确履行证据先行登记保存、处理决定的法定程序,做到病例查阅、复印的规范合法。在面对调查对象数量多、耗时长、涉及人员多的情况下,卫生监督员与协助专家分工配合,在抽检筛选环节,结核病专家提出建议优化病例筛选过程,提出要求医院提供所涉患者病例中的肺部CT片及报告单,看片上是否有钙化点来加以辨别,会更加简单快捷。但案件承办单位认为这样可能会出现筛选遗漏,最终采取综合意见完成病例的筛选汇总工作。
4.法律适用存在瑕疵。
某医院在明知收治的患者中有新发的结核病患者和疑似患者而未履行疫情报告义务,未进行转诊工作,承办人员认为其违反《结核病防治管理办法》第九条“非结核病定点医疗机构在结核病防治工作中履行以下职责:(一)指定内设职能科室和人员负责结核病疫情的报告;(二)负责结核病患者和疑似患者的转诊工作”的规定。第九条是明确非结核病定点医疗机构在结核病防治工作中应履行的工作职责,而非结核病报告以及转诊工作的法定义务条款。而《结核病防治管理办法》第十八条“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应当对肺结核可疑症状者及时进行检查,对发现的确诊和疑似肺结核患者应当按照有关规定进行疫情报告,并将其转诊到患者居住地或者就诊医疗机构所在地的结核病定点医疗机构。”明确医疗机构有关结核病报告以及转诊的法定义务,应该是本案的违法依据条款。

【思考建议】
1.
《结核病防治管理办法》已于2013年1月9日经卫生部部务会审议通过,自2013年3月24日起施行。本案具有传染病防治监督执法的典型性,对各地开展传染病防治执法工作具有参考意义。
2.本案认定2名结核病确诊病例和5名疑似病例。作为传染病防治监督执法人员应当了解结核病的判断标准:肺结核可疑症状者:咳嗽、咯痰2周以上以及咯血或者血痰是肺结核的主要症状,具有以上任何一项症状者为肺结核可疑症状者。疑似肺结核患者:凡符合下列条件之一者为疑似病例。(1)有肺结核可疑症状的5岁以下儿童,同时伴有与传染性肺结核患者密切接触史或者结核菌素试验强阳性;(2)仅胸部影像学检查显示与活动性肺结核相符的病变。传染性肺结核:指痰涂片检测阳性的肺结核。建议对传染病病例的认定由当地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加以鉴定为妥。
3.
本案中没有提及对医务人员的处理问题,根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第十六条“各级各类医疗机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采供血机构均为责任报告单位;其执行职务的人员和乡村医生、个体开业医生均为责任疫情报告人,必须按照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进行疫情报告,履行法律规定的义务。”第四十条 “执行职务的医疗卫生人员瞒报、缓报、谎报传染病疫情的,由县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情节严重的,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或者吊销其执业证书。”本案承办机关应依法对承担传染病报告职责的医务人员作出相应的处理。
某医院分院医疗废物暂时贮存设施不符合卫生要求案
[案情介绍]
2013年3月12日,卫生监督员在监督检查中发现,某医院分院(以下简称B医院)医疗废物暂存间的门离地留有250px的缝隙,且暂存间内无下水设施和紫外线消毒设施。暂存间屋顶有250px缝隙。
经调查,某医院医疗废物暂存间未按照《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对医疗废物暂存设施的要求进行防渗漏、防鼠、防蚊蝇、防蟑螂处理,调查中还发现,B医院隶属于某医院(以下简称A医院),与A医院共同使用一个事业法人登记证书,为A医院分院,财务上未独立核算,均由A医院对其进行管理。卫生监督员采集相关证据11份:(1)现场笔录一份;(2)授权委托书一份;(3)询问笔录一份;(4)现场照片二张;(5)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一份;(6)A医院《组织机构代码证》副本复印件一份;(7)授权委托人身份证复印件一份(8)B医院《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正本复印件一份;(9)B医院《整改报告》一份;(10)A医院《事业单位法人证书》正本复印件(11)B医院隶属关系说明。并以此认定A医院为本案行政处罚对象,A医院分院(B医院)医疗废物暂时贮存设施不符合卫生要求的行为违反了《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依据《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第四十六条第(一)项规定责令A医院立即改正,给予1、警告;2、罚款人民币贰仟元整的行政处罚。
[案件评析]
(一)B医院医疗废物暂存间于2012年6月开始修建使用,但未按照《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对医疗废物暂存设施的要求进行防渗漏、防鼠、防蚊蝇、防蟑螂处理。其行为违反了《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调查过程中发现,B医院虽然有独立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但无《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及《组织机构代码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规定,行政处罚的对象应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B医院是政府举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但无《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因此,不能确定该院的“法人”身份。
调查中B医院出具了与A医院的隶属关系说明,说明其自身无独立财产和资金,其资金财物等均由A医院进行统一管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十条对“其他组织”的界定:其他组织是指合法成立、有一定的组织机构和财产,但又不具备法人资格的组织,故该院也不具备“其他组织”的身份。
调查中还发现,B医院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同为A医院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而A医院具有《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及《组织机构代码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十一条:法人非依法设立的分支机构,或者虽依法设立,但没有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以设立该分支机构的法人为当事人。所以最终处罚的当事人确定为A医院。
根据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依据《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第四十六条第(一)项及《某省卫生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指导标准》(试行)第七十二款第(一)项的规定应给予责令立即改正,警告,处5000元以下罚款的行政处罚。经过合议后,给予责令A医院立即改正,并给予1、警告;2、罚款人民币贰仟元整的行政处罚。
(二)此案办结后,在卫生监督信息报告系统上报的过程中出现问题,因日常监督过程中有A医院和B医院两家医疗机构的本底资料,同时,案件来源为2013年3月12日日常监督的B医院,而行政处罚对象为A医院,导致信息录入中出现逻辑问题。经请示上级部门后,最终网络报告中的处罚对象还是确定为B医院。
[思考建议]
(一)本案根据相关规定,可以认定B医院不符合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范畴。但是业界也有对医疗机构主体认定的另一种观点,认为《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卫生行政部门对其的准入许可,应当以《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载明的医疗机构为责任主体,理由为: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医疗机构执业,必须进行登记,领取《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第二十四条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得开展诊疗活动。”医疗机构领取《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即可依法开展医疗执业活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得开展医疗执业活动,《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医疗机构设立和执业的法定唯一的标志文件,是责任主体认定依据。在卫生行政处罚案件中,可以以《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认定的主体作为被处罚对象。该案中B医院有独立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可以作为被处罚主体。
(二)本案在卫生监督信息报告系统上报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显示B医院为独立的主体资格。笔者认为,本案办理过程中出现的主体认定问题,在日常监督、行政处罚过程中经常出现,需要上级法制部门给予界定。


供稿人:
签发人:
平凉市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执法局版权所有(陇ICP备06001634号)     地址:平凉市崆峒区东大街6号     电话:0933-8228515
技术支持:甘肃星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18093315051      网站管理